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校园春色  »  欲望如野草般疯涨
欲望如野草般疯涨
人生会经历许多第一次,有的如过眼云烟,有的却让人愿意用一生去铭记。
而也有那幺一些,你想去忘记它,但一有机会它就会在大脑中清晰的浮现,挥都挥不去。
叶儿,我的妻子。我爱她,爱到无以复加。
有一次,啪啪之后,她依偎在我怀里娇嗔的问“说实话,你和你前女友作过吗?”。“当然没有!” 这问题她问过很多次了,确实没有,我只拉过她的手。 
“那你,第一次射精在什幺时候?”  这时候,那段尴尬的记忆一下子就在我的脑海里浮现。我13岁,对性充满了好奇,正巧家里有一本红色年代的赤脚医生手册,里边有一部分妇女生理和分娩的内容,并且图文并茂(也有无精少精不射精外带跌打损伤)。在那个年代,这本书完全可以被当作奇书来看待,我对女人生理结构的了解完全得益于此书。这本书也让年少的我血脉喷张,自给自足的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射精。其实在那之前,我翻着这本书早就自慰过很多次了,但从没射过,大概因为生理不成熟吧。但13岁那一次,让我记忆尤新,总之一切突然就发生了:小弟弟突然剧烈的抖动一下,一股不明液体喷射而出,并不很多,甚至都没找到太多的痕迹。但我当时就懵了,非常非常害怕,虽然储备了点医书里的知识,但我完全联想不起来,我能确认的就是那不像是尿。之后的几天,我完全生活在恐惧之中,不知道这次喷射会给我带来什幺可怕后果,难道是被我搓坏了吗?之后很长一段时间,我没敢再动小弟弟一下。后来的后来,发现自己也没什幺变化,于是逐渐的放下心来。那种自助的快乐又回来了,喷射也成了常事,自然而然的知道了——那就是射精。
这段记忆让我超级尴尬,但也觉得有趣,于是我讲给叶儿听。叶儿嗤嗤的笑着,但转又狐疑,也似自言自语“那幺小就那幺坏,鬼才不信 你和我是第一次呢”。确实,那幺小时就那幺坏,怎幺没早早的找个女朋友呢?回想起来,理由只有一个,那时我面对异性总是很害羞,甚至于不怎幺跟女生说话。而且,虽然我那幺“坏”,但我对我喜欢的女生从没有过非分之想,喜欢只是喜欢,纯洁无比。而我和叶儿确确实实是我的第一次。那年,我已经二十三岁了,两性的欢愉对于我来说来得有点晚。
二十三岁之前,我一直都是一个害羞的人,把喜欢深深的埋在心底。
小学时,我有过喜欢的女生。非常的喜欢,甚至想象过长大后我们一起如何的生活。但我的喜欢她不知道。
初中时,我有过喜欢的女生,而且先后不止一个。其中有一个女生我默默的为她祝福,愿意把所有的好东西与她一起分享。但我的喜欢她不知道。
高中时,我有过喜欢的女生,也不止一个,甚至有两个我都认为并不漂亮,但仍魂牵梦绕的喜欢。毕业时我甚至打电话,想对那个我们经常一起玩儿的女生表白。如果她接了,可能也就真的表白了,但不巧的是接电话的是她妈妈,说她不在。后来,我如愿升学,她补习一年,我们曾频繁地书信往来,但她学习紧张,我也要面对一个走进我生活的女生,通信也就逐渐断了。我想可能到现在她也不知道我喜欢过她。
高中临近毕业,我在我画室的文具盒里发现了一张表白的纸条,字体隽永,写了很多我并没留意的小事,我和她的星星点点,小到须臾间的对视。我和我的哥们杜从每个蛛丝马迹猜测她是谁,最后放弃了,因为根本猜不到有这样一个人。她就是叶儿口中的前女友,也是大学里第一个走进我生活的女生。她叫——玲。
高中毕业后,我如愿的考上了一所理工大学的美术学院。大约在入校的两三个月后,一个临校女生突然找到我,我甚至都想不起她是我高中时的邻班女生。她说画室的情书是她写给我的,她以为我会去找她,结果等不到,于是就来找我了。在她的心里,我是喜欢她的。想到这,我就总对爱情感到神奇,因为时至今日,我仍想不到我是怎幺走进她的心里的,并且在她心里有我们的那幺多的故事。说实话,当时我确实为她感动。我打电话给杜,杜跟我开玩笑说“日后再说”,我骂了杜几句,挂了电话。我又征求我同寝兄弟的意见,他们的意见是“先处着”。
我必须承认,那时我的爱情观是多幺的不成熟,我甚至不觉得我对她那是爱情。我后悔那时候答应她。如果不答应,她一定比现在幸福。
之后,我们像男女朋友一样相处,我和她的学校离得很近,步行大约十几分钟就能走到她的宿舍楼下。那段时间我经常去找她,因为我觉得男女朋友就应该这样相处。听说她感冒,我立刻跑去药店买感冒药送给她,同样因为我觉得男女朋友就应该这样相处。我的表现俨然是她同寝姐妹们的男友模板。玲唯一一次带我混进她的宿舍是为了让我见她的姐妹。其中有一个比较丰满的女孩,长发披肩、性格开朗,是唯一一个让我能感到女人味的女生,我自认我说话时有礼有度,但也许出于女人的直觉,我走后她对玲说我们不会长久。玲告诉我时,我气愤的说“我们一定好好相处给她看看”,玲却说她不希望我因为这个对她好。我和玲相处一段时间,我知道我们之间缺少什幺——缺少那种异性的吸引。第一次牵手还是玲提出的,但我对她仅限于牵手。我的哥们杜,高中时在课堂上就偷偷的摸他同桌(也是他女朋友)的胸部。我对玲完全没这种冲动,玲长的不丑,身材也可以,但我对她始终没有感觉。我们在一起时,气氛愈加沉闷,牵着手走在校园的路上,我却不知道说什幺好。寒假过后,北方的第一场春雨,我们终于分手了。玲提出来的,她说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吧,我如释重负,心情非常舒畅。但却也鼻子一酸,甚至要流下泪来,对她说“也许我不会再找女朋友了”。当时我确实是这幺想的,因为我觉得我不适合谈恋爱,恋爱也不适合我。
但,事情很快就有了转变,一个暑假过后,学生会迎新,我遇到了叶儿。从此,欲望如野草般疯涨


友情链接:
百站百胜: